<strong id="g78f3"><menu id="g78f3"><strike id="g78f3"></strike></menu></strong>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沒有退卻的理由 只有前進的義務

記中國工程院院士凌永順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凌永順,于2023年7月2日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6歲。
 
   凌永順,1937年4月出生于安徽省定遠。1960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物理系。1997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凌永順長期致力于電子對抗裝備技術研究。他在雷達隱身、紅外隱身、電子偽裝和雷達紅外復合干擾技術的研究上獲得突破性成果;首創了全波段夜視燉激光干擾彈、便攜式雷達燉紅外成像干擾彈和毫米波燉紅外干擾彈,對增強反夜視、反精確制導武器的能力作出了許多貢獻。 他治學嚴謹,倡導在科學技術上要敢于質疑,并培養豐富的想象力,他認為質疑和想象力是非常核心的問題。
 
教育世家走出的尖子生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軍蓄意制造了盧溝橋事變,悍然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不久,日軍的戰機多次轟炸到了安徽定遠,部分縣城被炸平。就在幾個月前,凌永順在定遠縣城出生。
 
   凌永順五歲時,父親因病去世,是母親一手將他和兩個妹妹撫養長大。六歲時,凌永順上了私塾,兩年的私塾教育之后,勤奮聰慧的凌永順在定遠完成了小學和初中教育。
 
   凌院士出身教育世家,祖上出過4個進士,祖父是定遠縣第一任教育局長,父親曾是鳳陽的小學老師,他們家還湊過錢捐建定遠的小學和初中。
 
   初中畢業因成績優秀,凌永順考到了鄰縣(今明光市)嘉山中學。兩縣離得較遠,每當開學報到時,凌永順天不亮就要起床,背上干糧、行李與同學一起結伴步行,經常會走到天黑,路上時不時聽見狼的號叫,他們拿著棍子壯膽。
 
   很早孤身在外求學,凌永順養成了愛吃苦、堅強、獨立的品格。高中時,他是學校尖子生,考卷經常被學校拿來展覽。1956年在蚌埠參加高考,他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師范大學。
 
   凌永順說:“因為家里當時很窮,選擇上師范大學,可以免費吃飯,每月還有4元生活費。再說,祖輩都是搞教育的,自己夢想著將來也要走教書育人的報國路。”
 
兩度參軍報國圓夢
 
   1960年從北師大畢業后,凌永順入伍參軍,分配到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當見習助教,一年后因時局形勢變化,他又要到西安一所軍事院校工作,任物理老師。
 
   凌永順回憶:當年離開哈爾濱時,給每人發了15斤餅干,他從天津下車,先坐火車到蚌埠,又轉車到臨淮關,再坐汽車回定遠,趕到家后把餅干全交給了母親。當時一個月工資有60多元,每個月會給家里寄40元。
 
   1966年“文革”停課,凌永順下放到湖北“五七干校”,白天勞動,晚上學習。“每天三班倒,水稻、小麥、芝麻、豆子、花生……什么都種過,什么農活都會干了。”回首昔日磨練歲月,凌院士自信滿滿。
 
   1972年,因為工作需要,凌永順又回到北京的軍事院校學習馬列。受“文革”影響,軍事院校進行課程調整,凌永順在軍校又開始從事政治教學和科研工作。
 
   1976年,凌永順轉業回合肥,分到安徽電力設計研究院,負責研究安裝設計、高壓輸電線、發電送電等相關工作,后又擔任黨委秘書。
 
   1979年9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電子工程學院在合肥建院,凌永順二次參軍,再次走上軍校講壇。多年來,他默默耕耘在教學崗位上,并瞄準電子戰發展的最前沿,不懈奮斗,刻苦攻關,取得了多項具有創造性和開拓性的重大科研成果,為國防建設作出重大貢獻,當之無愧地成為我國電子干擾技術領域的開創者和奠基人。
 
年逾半百挑戰新領域
 
   1987年,已過“天命”的凌永順教授作出他人生的一個重大抉擇:開展對某一世界性的重大科研難題的科學研究。一直以來,強烈的愛國之情,促使凌教授很想為強國強軍做些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這一課題在當時畢竟是難以攻克的“禁區”,但對于一個立志有所作為的科技工作者和一名我軍電子對抗戰線的老兵來說,沒有退卻的理由,只有前進的義務。
 
   創業之初,沒有任何資料,他跑遍了各大圖書館;沒有實驗室,就用廢棄的倉庫代替;沒有試驗儀器,就自己動手設計研制。就這樣,在先天條件極其匱乏的情況下,凌永順硬是帶著自己的科研組,以敢為人先、頑強拼搏、甘于奉獻的奮斗精神,一次次突破自我,也取得了關鍵技術的突破。
 
   因為條件有限,科研組只能擠在一間簡陋狹小的舊倉庫里做實驗。在攝氏2500多度的火柱旁,進行一系列有關材料的高溫試驗。為了獲得準確的試驗參數,凌永順離火柱最近,有時不到一米。往往一場試驗下來,他就像在水里浸過一樣,渾身上下被汗水濕透。有時熱得實在受不了,他就干脆光著背做試驗。時間長了,皮膚被烤紅、脫皮。
 
   由于通風條件差,試驗產生的含有多種有害物質的煙霧充滿了整個實驗室。在高氣溫、高噪音、高強光的惡劣環境下,半年多的試驗做下來,凌永順的身體受到了嚴重的損害。由于吸入的有害氣體太多,1989年下半年,凌永順開始咳嗽不止,劇烈的咳嗽以及長期長時間思考問題造成的失眠癥折磨著他,使他夜里經常無法入睡;高溫條件下產生的大量紫外線使他的面部出現了許多黑斑,同時長出了一顆顆隱藏著有轉化為皮膚癌危險的小疙瘩。洗臉時,小疙瘩一擦就破,一破便流血水。由于在試驗時經常受到有毒物質的侵害,后來進行多次手術治療。但凌永順卻覺得一切都值得,用他自己的話說,“能把這項難題攻破,就是少活幾年也值得。”
 
   正是憑著這種忘我拼命的工作勁頭,經過艱苦奮戰,凌永順和他的課題組在研究上取得了突破性、開創性的成果,解決了研究成果在某種武器裝備自衛性電子戰系統中的實際應用問題,使我國成為繼美、蘇(俄)之后第三個擁有這種特殊干擾技術的國家,被學術界譽為奇跡。
 
   1992年,這項成果被國家評為年度最高發明獎,凌永順應邀出席了國家科技頒獎大會,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作者:孫戎

責編:一冰

上一篇:聽博士講“電磁”邀老兵憶“援越抗美”

下一篇:怎樣快速進入學習狀態

分享到: 0
?
?
精品亚洲成a人在线|人妻视频免费人人|2021少妇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亚洲日韩片无码中文字幕
<strong id="g78f3"><menu id="g78f3"><strike id="g78f3"></strike></menu></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