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g78f3"><menu id="g78f3"><strike id="g78f3"></strike></menu></strong>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嘔心瀝血”鑄造大國戰艦

   10月8日,中國工程院院士、艦船領域專家潘鏡芙院士因病醫治無效,于當日在上海華東醫院逝世,享年93歲。
 
   從租借漁船到萬噸大驅,從白手起家到縱橫四海,中國人民海軍一路劈波斬浪,浴火涅槃,經歷了從黃水駛向深藍的偉大航程。
 
   在這一段艱難又輝煌的發展歷程中,潘鏡芙是重要的參與者和見證者,四十余年嘔心瀝血鑄造大國戰艦,成功主持設計了我國兩代四種型號導彈驅逐艦,讓國產驅逐艦實現零的突破,被譽為“中國導彈驅逐艦之父”。
 
要造我們自己的軍艦
 
   八十多年前,一艘逃難的民船行至黃浦江,7歲的潘鏡芙看著江面上來往的船只,有些新奇,有些疑惑。
 
   “我問父親,怎么都是外國人的船?父親說,就是因為我們沒有軍艦,所以侵略者可以長驅直入。雖然我當時只有7歲,但心中就有一個想法,應該想辦法造大的軍艦。”
 
   小小的潘鏡芙從此心中萌生了為自己國家造大軍艦的想法,這個念頭成為他“鑄艦夢”的起點,也最終成了他一輩子的事業。
 
   1942年,潘鏡芙隨父母定居蘇州,先后就讀于樂群中學、蘇州中學等學校。
 
   年少的他牢記這樣一句話,“為學當似金字塔,既要博大又要高”。此后,潘鏡芙每每回顧自己的一生,都會始終深情地講出這句話,是如何指引著他在之后的學習和艦船設計生涯中獲得成功的。
 
   1948年到了報考大學的時候,因看不到艦船設計專業的出路,潘鏡芙只能把夢想暫時擱置,選擇了當時工作前景較好的電機系。
 
   4年后,潘鏡芙以優異成績從浙江大學畢業,被分配到華東電工局從事電氣設計工作,本以為離造船的夢想漸行漸遠,不料一紙調令,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航向。
 
   當時,組織上安排潘鏡芙到一機部船舶局產品設計分處工作,參加新中國艦艇的設計。兒時的夢想終于變為現實!
 
   “我去報到的那一天,上海是好天氣,風和日暖,綠草如茵,還有紅色的設計大樓。他們接待我非常熱情,我很高興,覺得這一生應該會在這里工作下去。”
 
   對于學習機電專業的青年潘鏡芙來說,造軍艦幾乎是個完全陌生的領域。當時中國和蘇聯聯合建造掃雷艦,由蘇聯提供圖紙并指導工作。潘鏡芙一開始的工作是翻譯和技術校對,看似邊緣的工種卻為他迅速掌握各項原理與技術參數打下了牢固的基礎。
 
   1955年,為了更全面地掌握造船知識,潘鏡芙告別妻兒,去了武昌造船廠。他扎根一線,從基礎工作干起。“我們就住在碼頭,吃飯是每天自己帶幾個饅頭。從圖紙翻譯、復制到建造,船鋼板一塊塊拼起來,怎么裝管子,怎么拉電纜……我從頭跟到底。”
 
一邊吐一邊做試驗
 
   1961年7月,中國艦船的總體研究設計所——第七一研究所成立。在這里,潘鏡芙一干就是近60年。
 
   1962年,我國開始自行研制第一艘65型火炮護衛艦,潘鏡芙主持電氣部分設計。當時,國內所有艦船上使用的都是直流電,岸上使用的則是交流電。軍艦一靠碼頭就要接岸電,要使用專門設備先把交流電變成直流電才能照明,一旦接錯,電氣設備就會燒毀。潘鏡芙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將護衛艦的直流電制改為更可靠、更經濟的交流電制。
 
   這一想法在當時受到不少質疑,但潘鏡芙頂住了壓力。他認為,交流電制穩定可靠、價格便宜、進岸電也很方便。從此,我國其他各型號艦艇的建造均采用交流電制,延續至今。
 
   在完成掃雷艦到護衛艦的研制工作后,潘鏡芙在造船領域的內功已經練就,他的夢想——造一艘屬于中國人自己的導彈驅逐艦,這個更重大的任務終于來到。
 
   建造一艘中國人自己的驅逐艦,是建設強大海軍的前提,更是中國艦船設計者共同的夢想。上世紀60年代,國家相關部門授命已經成為艦船電氣專家的潘鏡芙和艦船工程專家李復禮,牽頭主持設計中國第一代051Z型導彈驅逐艦,李復禮負責船體,潘鏡芙負責電力、動力和武器系統。
 
   在當時極其薄弱的科研家底和落后的工業基礎上,設計建造這樣千噸級以上大型軍艦談何容易??筛蚁敫谊J的潘鏡芙從不給自己的設計設限,首次在051型驅逐艦上安裝艦上導彈,將導彈、艦炮和反潛武器等單個裝備組成武器系統,大大提高了命中率。
 
   為了檢驗艦船的總體性能,潘鏡芙一直隨艦進行擴大試驗。“‘浪崗浪崗,浪高三尺高’,民間是這么講的??匆娎孙w過船頂,順浪、頂浪、偏浪、旁浪,各個浪跑一圈到底搖擺多少,一邊吐一邊做試驗。”
 
   從1968年第一代導彈驅逐艦首制艦在大連造船廠開工建造,經過近4年的艱苦攻關,首制艦“濟南號”于1971年12月順利交付海軍服役。首艦導彈系統在靶場試驗時,四發四中!從此,中國海軍第一次擁有了遠洋作戰能力的水面艦艇,使我國驅逐艦進入導彈時代。
 
   此后,潘鏡芙率領團隊攻克了遠洋航行中油水補給等難題,為我國海軍編隊成功設計了一艘指揮艦051Z型“合肥號”導彈驅逐艦。1980年初,由6艘051型導彈驅逐艦組成的海軍護航編隊在編隊指揮艦“合肥號”的率領下勝利完成護航任務。這次遠航,中國人民海軍不僅檢驗了遠航能力,還收集了大量氣候水文數據,為今后一次次遠洋出訪、科考活動積累了寶貴經驗。
 
最鐘愛的是“老幺”
 
   上世紀80年代中期,潘鏡芙再次擔任我國第二代052型導彈驅逐艦的總設計師。“原來老的艦,艦長站在最高處,露天看,現在幾度,炮怎么打,都是口頭發令手動操作。052就不同了,艦長就在作戰指揮室里面,自動化地進行作戰指揮。”
 
   1994年、1996年,由潘鏡芙主持設計的中國新一代052型導彈驅逐艦哈爾濱艦和青島艦分別交付海軍使用。
 
   新型艦艇快速提升了性能,縮小了與發達國家的技術差距,極大促進了我國造船、冶金、武器、電子、機電等多方面的技術發展與人才隊伍建設,并實現了柴燃聯合動力裝置、大功率燃氣輪機、國產柴油機的國產化,填補了國內空白,意義重大。而艦體設計、動力裝置、戰斗損管以及武器裝備等研發,也都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
 
   1995年,哈爾濱艦先后訪問朝鮮、俄羅斯,1997年又作為中國海軍編隊主要軍艦訪問美國、墨西哥、秘魯和智利,實現了中國軍艦首次環太平洋航行;2002年,052型青島艦航歷時4個多月,橫跨印度洋、大西洋和太平洋,實現了中國海軍歷史上的首次環球航行。
 
   潘鏡芙感慨地說:“我們的艦,不光是只能在家門口轉一轉的艦了,可以到遠方去了。”
 
   2012年,我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艦交付海軍;2019年,我國第一艘國產航母山東艦正式入列;2022年,航母福建艦下水。各種型號的驅逐艦紛紛編隊入海,成為航空母艦的“帶刀侍衛”。
 
   潘鏡芙常說,他有三個孩子,除了一兒一女,最鐘愛的是“老幺”——驅逐艦。對軍艦的偏愛,幾乎貫穿了他的一生。
 
   大連海區的水不夠深,就去舟山;黃海的浪不夠大,又去東海、南海。為了提高導彈驅逐艦的航行適應能力,他率領設計人員長期顛簸在驚濤駭浪的深處。高海情試驗,十幾米高的大浪似乎要把人的五臟六腑掀翻,潘鏡芙卻堅持登艦指揮;雷達系統試驗,強大的電磁輻射對人體傷害大,不管同事們如何勸阻,潘鏡芙總要親臨現場。
 
   40余年嘔心瀝血,潘鏡芙像一位滿懷期盼的父親,目睹了國產軍艦首次遠航出訪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青島艦遨游三大洋,環繞地球一周;武漢艦和??谂灤┰接《妊?,長驅亞丁灣劈波斬浪……
 

責編:一冰

上一篇:將校園點綴成吊蘭的海洋

下一篇:教家長培養“陽光孩子”

分享到: 0
?
?
精品亚洲成a人在线|人妻视频免费人人|2021少妇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亚洲日韩片无码中文字幕
<strong id="g78f3"><menu id="g78f3"><strike id="g78f3"></strike></menu></strong>